1. 1
  2. 2
您的位置:主页 > 李飞泽名医工作室 > 学术经验 > 正文

李师开处膏方的经验总结

2021-10-18 14:33 浏览:
  李师擅长运用膏方调治亚健康及慢性疾病,针对不同的人群,治法亦有不同侧重点。老年人脏气衰退,气血运行迟缓,多佐行气活血之品;妇女肝为先天,易于肝气郁滞,宜辅以疏肝解郁之药;小儿纯阳之体,不能过早服用,如用多以甘淡之品调养,四君子、六味地黄等;中年负担堪重,多七情劳逸所伤,多需补泻兼施。同时针对不同的疾病采取滋补、平补、温补、清补等不同的补法。

  在诸补法之中,李师尤其讲究“和法”的运用,在辩证的基础上,配以反佐之品,深谙张景岳之“补阳用阴”及“补阴用阳”之理,从阴阳互根互用、可分不可离的角度配伍组方。李师常在补益肾阳之药如巴戟天、菟丝子、杜仲、葫芦巴、仙茅中佐以女贞子、枸杞子等养阴之药以阴阳互用;在麦冬、石斛、玉竹、百合、桑寄生、女贞子、羊乳根等养阴药中往往佐以少量温阳药,从而达到平衡之要。李师在膏方中开处熟地黄、阿胶、玉竹、玄参之类滋腻药物时,必用砂仁、陈皮之类理气扶胃之品,其实亦是和法的体现。

  其次,李师非常重视在膏方开处中对于脾胃的顾护。膏方性本滋腻,稍有不慎即可碍脾生湿,叶天士有“食物自适者即胃喜为补”的论断,李师制定膏方必佐运脾健胃之品:檀香相伴炒麦芽,醒脾开胃;桔梗升而枳壳降,升降相因;陈皮配伍焦楂曲,消食化积;尤以苍术单一味,运脾要药。①健脾益气:用药以质轻量少为上,健脾之品多选甘平,诸如莲子、扁豆、山药、茯苓平补脾胃,益脾气多选太子参、黄芪、黄精、党参、白术等,取其药性轻灵而不碍胃气。至于脾胃虚弱,阳气不升者,多用葛根以佐党参、黄芪升提之力。②疏肝理气:“土得木而达之”。肝主疏泄,促进脾胃运化,协调脾胃升降,并疏利胆汁,促进饮食物的消化和水谷精微的吸收与传输。理气不宜香燥过烈之品,常用柴胡、木香、香橼皮、制香附、佛手、陈皮、绿萼梅、合欢皮等药性平和、药轻气薄之品。③消食化湿:在醒脾助纳的同时,加入少量消导之品,如山楂、神曲、谷芽、麦芽、莱菔子、鸡内金、砂仁、白豆蔻、米仁,可和胃通降,“消滞而不伤正气”,对促进脾胃的受纳和运化大有裨益。脾主湿,脾运不健则湿浊内生,湿困脾,湿重反过来又阻碍脾气的运行,所以膏方用药健脾之外不忘化湿。许多健脾益气的药物本身就有化湿的作用,首选苍术一味,其气辛香,为化湿运脾要药。另可用藿香、佩兰、紫苏梗等,而厚朴、半夏等虽偏温燥,但亦可配伍酌用。

  关于细料的选择:阳虚可选用阿胶、鹿茸;阴虚者可选用龟板胶、鳖甲胶等敛阴之品;黑芝麻养阴,核桃仁温阳,龙眼肉温阳养血安神。关于辅料糖的选择,气虚者选用白糖;阳虚、血虚者选用红糖;体热盛者,选用冰糖;脾胃亏虚者选用饴糖;便秘者选用蜂蜜;血糖高者,选用木糖醇替代。

  膏方可用于慢性病的缓图调治,在治未病领域亦有防治之效,治验甚众。膏方的开处主要遵循“调畅气血阴阳,以平为期;斡旋脾胃升降,以喜为期;着意通补相兼,动静相合”的原则。李师开膏方首重脾胃,以“运”为要;其次兼顾口感,芝麻、胡桃肉、蜂蜜、饴糖等辩证选用;再者,“开路方”以健运中洲,一般处方三周以内为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