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1
  2. 2
您的位置:主页 > 李飞泽名医工作室 > 学术经验 > 正文

【经典理论学习心得】2020年12月02日

2020-12-09 14:12 浏览:
经典理论学习心得第 12
经典书目:读《一得集》
撰写时间: 2020年10月01日-2020年11月30日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心得正文:
《一得集》是清代光绪年间普陀山僧医释心禅所著,全书分上、中、下三卷。其中上卷主要是作者本人的医学心得、个人见解及学术观点;中卷与下卷均为心禅僧的个人医案。上卷有三篇专论外治法,分别为《喉症吹药论》、《推摩法论》与《喉症吹药论》。医案两卷中又有十四则案例涉及外治疗法。心禅僧临证内外兼施,融贯诸法,擅长运用针刺、艾灸、熨摩、熏蒸、吹药等外治法治疗急症危候。
一、外法诸法,各有所宜
心禅僧临证应用诸外治法,皆从病思辨,依其所宜选择。在其《一得集》上卷的《方药针灸按摩薄帖熏蒸各有所宜论》中例举了针刺、艾灸、砭石、薄帖、熏蒸等不同外治法的适应证。若见疼痛流注、拘挛弛纵等病在经络者,可使针灸疏通经络,并使药酒辛散之力调和于内;小儿丹毒及大人瘀血阻滞之证,则必用砭法治疗,以其活血散瘀通络之功;久病胃痞及溃疡久不敛证属阴证寒证者,务必施以灸法,取温阳散寒、升阳举陷之意;疮疡肿痛及瘕之气积诸病,可用薄帖即膏药贴于穴位或患处,使药性直达而起效;熏蒸之法可使腠理疏松,寒毒外泄,可用于历节病疼痛之症。另有吹药法,心禅僧专门立论《喉症吹药论》用于喉疾。
关于小儿外治之法,又有推摩之法专门立《推摩法论》专叙述。心禅僧认为小儿脏腑稚嫩,汤药不耐,应以推摩之法,运气用揉,定惊以掐,则小儿之病皆可愈。明·王大伦《婴童类萃》中所载的二十四种小儿惊风,皆施以按摩之法,或辅以灸法治之而取效,盖按摩有安神志、定魂魄、镇惊熄风之效。
二、不拘一格,灵活施治
在《一得集》所载医案中可知,心禅僧擅长外治诸法,或单用一法,或诸法兼施,或与汤药配合,依病证灵活施治。无论是在危急重症的救治,亦或内外科杂病治疗,临证常获奇效。
1.独用一法治验案四则。心禅僧用汗法不止于内服汤剂,亦可外治而汗,并认为“汤药不能发汗,必用蒸法始效”。在一例太阳伤寒患者使用麻黄剂未发汗后,采用熏蒸治疗,使药物从肌肤腠理及口鼻而入,汗出而病解。《疮生虫治验》篇中,则是借前贤用砒霜煮蛋杀虫治癞头年久生虫的经验,以上两味又加葱与猪油同熬至有香味,即覆于创面,并用布裹紧,以香气引虫外出,再用清热解毒除湿药物煎汤外洗。经外敷、外洗之法而病愈。《赵忠翁头风抽掣治验》中则是以针刺出血泄阳明少阳痰火而治头风抽掣之证。在《任佃夫血风治验》篇中,心禅僧选择苦寒清热、燥湿止痒之品作为外用药,“用真麻油十两熬枯沥净渣,……痒时用新夏布蘸药擦之。”
2.诸法兼施案一则。在《中风瘫痪治验》篇中,心禅僧以针、灸、熨、摩、熏、蒸六法联用,并配合内服汤剂、丸剂,治愈中风后“二足痿软无力、两手关节皆痛”之症。本案融入了早期康复的现代治疗理念,具有超前的康复治疗意识。
3.内外施治案二则。在《孙太太香港脚入腹治验》篇中,心禅僧首先把浮现于足上的脉络皆点刺出血,同时针刺委中穴,并用蚕矢汤熏洗双足,再辅以内服汤剂而愈。《霍乱症治验八条》篇中,有一例表现为霍乱转筋,心禅僧用三棱针刺委中穴、昆仑穴、承山穴放血,并用布包裹炒热的食盐艾绒“熨摩委中及足肚上下”而获效。
三、喉科三纲,吹药专治
心禅僧把咽喉诸症分为喉蛾、喉痹与喉风三纲,而且认为吹药之外治法在治疗上有能“奏功捷速”。在其《一得集·喉症吹药论》中首先指出吹药虽属外治,组方亦需“随症制配”。脓未成而咽喉肿痛,若牙关难开,致关窍不畅,此乃痰浊壅盛所致,用“玉枢丹、茶汁蘸磨以漱口,或用猪牙皂祛痰散结消肿以开牙通窍,或“用桐油以鹅翎蘸之卷入喉中,涌去其痰”。若牙关紧闭不开,可用猪牙皂末或藜芦末吹鼻,或“用生半夏擦两颊车”,皆可祛痰开牙关。脓已成未溃者,宜针刺排脓去毒;怕疼则可以代刀散吹入患处代替针刀之功。脓已成未溃者,宜针刺排脓去毒;怕疼则可以代刀散吹入患处代替针刀之功。心禅僧又把此期分为四型。痰浊壅滞型以玉枢丹化痰消肿、土牛膝根与万年青根泻火解毒,再混以醋捣汁滴入口可治,《本草汇言》言醋能“解热毒、消痈肿”,《注解伤寒论》又言醋有“敛咽疮”之功。有列举了硼砂、朴硝、胆矾、牛胆、硝矾等消肿化毒去腐之品。火毒炽盛型用黄连、黄芩、青鱼胆、青黛、西瓜霜清火解毒。风火上扰型用薄荷、僵蚕、冰片、青黛凉散利咽。毒邪壅塞型以牛黄、雄精、人中白解毒消痈。破溃不愈者,必先去尽腐肉,再用珍珠、西黄、朱砂、琥珀等敛溃生肌之药外敷,否则易致内闭邪毒而溃口不愈。
在《喉蛾治验》篇中,对喉蛾脓成未破期、证属热毒壅盛者,采用先针刺穴位出血的方法,取双侧曲池穴与少商穴;然后再用开关散和稀涎散吹药入喉,用以催吐痰涎,则“喉间即觉宽松”、“食能下咽矣”。在《结毒烂喉治验》篇中,心禅僧外用珠黄散吹入咽喉以清热解毒,祛腐生肌,配合内服之法,“至月余而诸恙皆愈”。
四、列效验法,纠时医谬
《一得集》中亦有不少外治特效法,心禅僧认为用之必验。例如治疗素有伏饮之咳喘者,在冬季频发之时,于肺俞、大椎、中脘等穴灸法治疗,则“必能除根”。治奔豚气或“肾气从小腹上冲.如贲豚状”的类奔豚气证,取中脘、关元、石门三穴灸法治疗,亦可痊愈。在《吴姓女暑闭卒厥治验》篇中,对暑邪内闭致厥者,“用针从印堂刺入,沿皮透两率谷”治验,并以刺入针感有无得气及患者是否有痛感,可知预后。并指出认为:“凡治卒厥,及小儿急惊风症,全视此穴。”
心禅僧对于当世医之所行谬法,能纠其错,行正法而治之。在《霍乱症治验八条》中提出霍乱乃“暑秽之邪”所致,为真热假寒之证,提出“用雷公散纳脐灸”乃错误之治。而应当采用“针按入法流注之刺法,以开其外之关窍,其头面之印堂人中、手弯之曲池、脚弯之委中,及十指少商、商阳、中冲、少冲.皆刺出血,以宣泄其毒。”在《丁世兄风热喉痈治验》案中,对喉痈脓已溃而敷斑蝥之误治,心禅僧先“急令揭去(外敷的斑蝥)”,再以“甘草汤洗净”创面。在《赵忠翁头风抽掣治验》案中指出“凡经络病,不用针而徒用药,多不见效”之实,并提出若经络病生于天寒之际,可以推法代替针刺。
 
 

 
指导老师批阅意见(不少于100字):
外治法备受普陀山及附近岛屿居民认可,至今当地民间仍有刮痧治暑、碗底蘸水治口角炎的惯例。自清同治年间,就有普陀山僧医用银针挑拨术为当地居民医治白内障的记载。继以心禅僧以外治法参与危重疑难病的救治,后又有定文、定悟两位大师开化育堂,佛医仁术、内外兼施治病痛。传承至今已有五代的郑氏儿科擅用针刺技术治疗疔疰、咽喉炎、扁桃体炎、泄泻等小儿疾病,更是在当地颇有名声。
目前所见《一得集》,是收录于裘庆元辑《珍本医书集成·杂著类》中,2016年该书精校本经吴少祯等整理后出版发行。裘老先生对心禅僧所著《一得集》评价极高,认为该书:“案案精确,语语珠玑,求之晚近医案,实不多见。可与浙省大医王孟英氏医案后先媲美。”总结心禅僧使外治法主要有以下四点:其一外治有法亦有方,用时必当先辨证;其二施外法不拘一种,多法合参常获效;其三内服外治同参与,亦有单一法而验;其四外治法若用不当,亦有危险须审慎。从《一得集》中的外治论述与医案可知,心禅僧运用外治法的水平可谓炉火纯青,特别是对各种外治方法值得吾辈学习借鉴。
 
指导老师签名:
时间:2020年12月02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