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1
  2. 2
您的位置:主页 > 李飞泽名医工作室 > 学术经验 > 正文

李师以甘草泻心汤治疗口腔黏膜疾病的经验总结

2020-12-08 15:11 浏览:
经验正文:

      关于甘草泻心汤在治疗口腔黏膜类疾病方面的文献,诸多伤寒大家例如胡希恕、刘渡舟、李赛美、黄煌等多有论述。然考虑部分药物剂量超出常规用法,临证若见类似病症者,或调整组方,或减少剂量,未敢原方施治。近期随师抄方,恰有多例类似病案,李师施以甘草泻心汤治疗,疗效俱佳。其一例西医诊为扁平苔藓,症见口腔黏膜及舌左侧白色附着物明显,食冷、烫、硬食物后舌疼痛明显;舌红,苔黄腻,脉弦滑。李师认为属病久伤及气阴,而中焦素虚,湿蕴生火而发为口糜,施以甘草泻心汤以辛开苦降治其本,上去火、中消痞,修复受损之黏膜为主而治之。经治,舌灼痛及黏膜征均大为改观。另一例以上有舌痛口干、下见便溏为主症,舌脉征象:舌质偏红,苔薄微黄腻,脉细略沉。李师从“上热下寒为病本,苦辛开降除其根”出发,拟诊“舌痛症-上热下寒证”,施以甘草泻心汤主之,三诊则症除身安。综上两案可知,患者皆为脾胃虚弱、湿热壅塞中焦所致。李师认为甘草泻心汤上治口腔溃疡,下治大便溏泻,中治脾胃胀满。如果在临床上遇到上火、下寒、中满的病症,都可以通过应用甘草泻心汤来进行化裁解决。故上述两案中李师皆是取方“甘草泻心汤”为主方治之,以干姜、党参、大枣、甘草补中益气治其本;半夏祛中焦之水邪,兼化痰湿,则中焦可安;黄芩、黄连配干姜苦降辛升湿热之邪无所藏也。若见脾虚甚者,李师常加白术、炒白扁豆、芡实、淮山药、薏苡仁等加强益气健脾助运;若湿邪甚者,可酌情选择六一散、砂仁、蔻仁、苍术、草果之品以助化湿;若见下寒之症甚者,可增加干姜剂量,或稍佐温肾助阳之品;若口腔溃烂者,可加赤小豆、当归尾等用以活血利湿、兼助收口愈疡;若见湿热明显者,可酌加苦参、焦栀子以清燥湿热;若胁痛者者,可加柴胡、延胡索等用以行气活血止痛。

      李师指出甘草泻心汤不仅可用治小儿鹅口疮、口腔扁平苔藓、口腔糜烂、复发性口腔溃疡、舌炎、灼口综合征、白塞氏综合征,凡是属于泌尿道粘膜、呼吸道粘膜、消化道粘膜等粘膜疾病类的皆有疗效。本方为半夏泻心汤加重甘草用量而成,在《伤寒论》中主治因误下所致的寒热互结、胃中已虚而成为虚痞,仍以辛开苦降的半夏泻心汤散结消痞,重用甘草配合党参,意在缓中补虚。若见身体壮实者,可加生大黄、金银花;若为体质孱弱者,则加藿香、佩兰、生薏苡仁以治之。

      甘草泻心汤的应用指征务必是上有热、下见寒,其症多见口腔黏膜破溃、充血或炎症,并有口干口苦、咽干咽痛、牙龈出血、鼻衄、颜面部痤疮等之上热征象;下寒之症则常见便溏、尿频、腰膝痠冷、手足不温等征象,女性可见宫寒痛经等。本方中甘草作为主药,具修复粘膜的作用,《伤寒论》中以一味甘草治咽痛,盖是由咽喉部粘膜充血炎症病变所引起者。临证使用甘草泻心汤,方中的甘草用量一般在十五到二十五克之间,因非起国老之调和诸药的功效,故其所用之剂量不宜少。李师使用甘草常常生甘草与炙甘草同用,既不至于超出药典规定剂量,又能泻火且补中焦脾气而两相兼顾。同时现代药理研究显示大剂量的甘草有类固醇样作用,对黏膜修复有较好的治疗作用。

老师批阅意见:

      甘草泻心汤在治疗黏膜病变方面确实具有非常好的疗效,然亦须方证合一方可显效。若非上热下寒证见者,则不宜甘草泻心汤施治。临床若见里热、上热明显者,应予三物黄芩汤治之;若见阴虚火旺病位在胃者,则应施以白虎加人参汤或竹叶石膏汤治之。

作       者:陈   琳
指导老师:李飞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