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新闻中心 > 头条图片 >

逆行武汉勇士:你们守护患者,我守护你们

信息来源:未知    作者:舟山市中医院    发布时间:2020-02-17 14:46    点击率:
听到我市支援武汉的三名医疗队员要调去武汉协和医院的消息,心像是被抽了一下。这意味着他们要承担更艰巨的任务。

市中医院呼吸科护士庄朋凤,
是我市第二批驰援武汉的医疗队员,
也是这次被抽调的队友之一。
    她很平静,早就听说协和重症患者更多、情况更危急,但我们原本就做了打硬仗的准备。电话里她说:“我是守护者,不怕。”
    2月2日,庄朋凤在武汉科技大学天佑医院上岗,担任感控护士,承担院感控制工作。也就是时刻保证医护人员工作环境洁净,监督每一位医护人员防护措施到位。
 
    庄朋凤是个严格的监督者。
    每次当班,她和队友们都提前两个小时到医院,庄朋凤盯着每一位战友把防护服一层一层穿到位。
    她发现,护目镜很容易起雾,常常白茫茫一片。于是她四处打听,终于发现滴一点沐浴液在镜片上,然后抹开擦干净效果就好很多。
    脱防护服是最危险的时候。
    “脱防护服不能像平时脱衣服那样,那会掀起很强的气溶胶,增加感染风险。”庄朋凤说,“先要把帽子慢慢拉出来、脱出来,搭到肩膀上,然后手绕到一边,拉出一只袖子……”
每个动作都要轻柔、舒缓,恰到好处,甚至每个动作的衔接之际都要洗一遍手。庄朋凤计算过,每个人脱防护服要近30分钟,洗19次手。
    “你就这样盯着他们,一次一次数洗手的次数?”记者者问。“对,少一次都不行。”庄朋凤说。
    “非要这么严格?”
    “不严格怎么保护?”
     保护队友,已成为庄朋凤最重要的使命。
    天佑医院的医护人员也成为庄朋凤守护的对象,她不自觉地把浙江更细致严格的标准执行起来。
    “按我们浙江的标准,解除外科口罩的时候,一定要先解下面的两根带子。”庄朋凤解释道。因为如果先解上面的带子,那口罩就耷拉下来,极容易触碰到其他部位,甚至是已清洁的部位,造成二次污染。
    “你知道吗,当我这样要求天佑医院的医护人员,他们一开始还拿奇怪的眼神看我。”开心的笑声从电话里传来,“后来听我详细说明白后,他们立刻明白过来,直冲我点头。”
    “你的手套都是血迹,赶紧清洁,赶紧更换手套”“这位老师,你的护目镜不要摘下来,很危险”“抬脚,我要给你喷点含氯消毒剂”“一个一个来,脱防护服注意不要离得太近,动作放慢点”……       庄朋凤说,自己是整个班头说话最多的人,就听见自己“碎碎念”。
    沉闷的防护装备,让她每说一句都很费力,话筒那边,记者时不时听见庄朋凤清嗓子的声音。
    除了不停地清洁通道、安全区域、相关设备,庄朋凤还时不时通过隔离门上的窗户,观察每位队员的操作流程和防护措施,发现问题就用对讲机呼叫。
    这多像站在教室后面紧盯着同学们小动作的班主任啊。
    可是庄朋凤并不希望只做这些。“你知道吗,这个时候医护人员最渴望的就是把每位重症患者抢救过来。”庄朋凤说,有时候明知道希望渺茫,仍努力地去做心肺复苏,也许再按一次心脏就 跳动起来,也许再下一秒就会苏醒……
   每当这个时候,站在病房外办公区的她,总忍不住想要冲进去,和战友们一起去努力。“我的心飞进去了,但我的脚死死定在原地。因为我不能进去,我必须保证自己是无污染、安全的,这样我才能保护我的队友。”
    你们守护患者,那我就来守护你们。
返回】 【打印】 【关闭